您的位置:主页>> 禽业频道 >> 当前新闻
傅光明:我不是中国鸡王 这辈子就好好养鸡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2022年10月20日    点击:2292

年近七旬的傅光明,在过去的39年中,在闽北山区偏远的光泽县,从一个乡镇养鸡场起家,逐步成为肯德基等快餐巨头的供应商,发展出近400个工厂、20余个企业、2家上市公司,打造出亚洲第一的白羽肉鸡产业集群。


外界称呼他为“中国鸡王”,傅光明断然否认,他几次强调:“我这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好好养鸡。”

什么‘中国鸡王’,我不接受!”福建圣农集团创始人办公室里,傅光明大手一挥,“我认为自己就是个标标准准的养鸡个体户”。

年近七旬的傅光明,在过去的39年中,在闽北山区偏远的光泽县,从一个乡镇养鸡场起家,逐步成为肯德基等快餐巨头的供应商,发展出近400个工厂、20余个企业、2家上市公司,打造出亚洲第一的白羽肉鸡产业集群。2020年养鸡超6亿只,创造产值超600亿元。

但在傅光明看来,直到最近,自己在养鸡这件事上,才真正有了底气。

一个月前,傅光明谋划10年、斥资14亿、排除万难,自主培育出的“圣泽901”,作为中国自主育种的首批白羽肉鸡配套系新品种,通过国家农业农村部种业管理司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审定和公示期,获得正式面向市场销售种源鸡的审查牌照。

它的面世,意味着欧美公司垄断白羽肉鸡种源、中国养殖业受制于人的局面即将成为历史。

“有了祖代鸡,圣农这五年的发展,远超过去三十多年。”傅光明感慨。

39年专注一只鸡

傅光明与白羽肉鸡的相遇,开始于1983年的“下海”。

那是改革开放的第五年。年初,国务院刚发布允许个体经济、城镇集体所有制经济发展的文件,只有中学文化却喜欢读书看报的傅光明已敏锐地嗅到先机。

告别7年部队生涯正在光泽县人武部工作的傅光明,当即做了一个冒险的决定——辞职,养鸡。“想先解决吃的问题”,傅光明坦言。当时农村稀有的鸡,成为最自然的选择。

舍弃了“铁饭碗”,向银行贷款2万元,傅光明买下光泽县鸾凤乡的一个农场,又从湖南买回300枚种鸡蛋,不料出师不利——鸡蛋因为放置时间过长,只孵出一只小鸡,还是只公鸡。


80年代的鸡舍

随后,傅光明从报纸上看到“上海有种白羽红冠的肉鸡长得快”的信息,于是揣着仅剩的资金,孤注一掷,再买了600个蛋。3个小时看一次温度计,6个小时翻动一次鸡蛋,住在满是鸡粪的鸡棚边,在38摄氏度的屋子里一待便是一整天。所幸这次,600颗鸡蛋中有300只小鸡破壳而出,化为养鸡场的“第一桶金”。

不过,第一桶金没有留住两个一起创业的伙伴,2000元盈利也能通过别的法子挣,远没有养鸡这么辛苦。只有从小喜欢一条道走到黑的傅光明留了下来。

让他欣慰的是,半个世纪前从美国“鸡界选秀”中脱颖而出的白羽肉鸡,呈现出傲人的养殖潜力:饲养约56天后,体重就能达到3斤;每产出 1 公斤肉,只需要投入不到3公斤饲料。虽然那时黄羽肉鸡是中国市场上的主流,但从养殖的投入产出比来看,白羽肉鸡完胜。

1986年,傅光明办理了福建省第一家私营公司的营业执照,成立了光泽种鸡场。通过参考部队文化,实行场长、班组长岗位责任制,加强员工种鸡饲养的业务培训,自己勤啃畜牧业书籍,跑遍全国大中型养鸡场拜师学艺,并提供行业独一无二的送货上门等差异化服务,光泽种鸡场规模迅速增长,到1988年已经成为占地万亩、员工42人、产值百万的乡镇企业。

业务增长也给傅光明带来“幸福的烦恼”:一个客户提出把鸡屠宰分割好再交货的要求。1000只鸡,傅光明带着200个村民忙了整整3天。随着类似的要求不断增多,傅光明开始琢磨引入自动设备,开展延伸业务。

1992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正式确立,乡镇企业已占据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趁着政策东风,这年年底,傅光明做了两个决定,一是把自己的全部身家——7个鸡场都抵押给银行,贷出30万美元和70万元人民币,从荷兰引进国内唯一的冻肉加工生产线。二是成立一个新公司——光泽鸡业有限公司。


1990年初,创业初期的傅光明成立光泽鸡业有限公司

次年5月,光泽鸡业率先在华东地区以产、加、销、贸、工、农一体化的形式,建立了从种鸡饲养、苗鸡孵化、肉鸡饲养、屠宰加工、销售运输一条龙的产业化生产组织。只需员工400人,就可以日宰杀肉鸡1万只,年产肉鸡300多万只。

这条生产线受到正在中国内地加速扩张的快餐巨头肯德基的关注。“得知我们有进口设备,肯德基公司特意从香港派人来考察。他们带我们去美国培训,看美国杀鸡的技术,让我们了解全世界的养鸡企业信息,把国际思维、现代化思维带进落后而封闭的山区。”傅光明回忆。

一年后,光泽鸡业赢得了肯德基的信任,与肯德基中国公司建立了长期供销伙伴关系。“这就像是一条小船,搭上了航空母舰”,傅光明形容企业后来的飞速发展。

但那也是个狂飙突进的年代,日本管理学者大前研一曾在中国沿海考察后认为,“中国的机会太多,以至于中国的企业家很难专注于某个领域,并在该领域做出卓越的成绩。”

傅光明显然是个异类,“我们有三不投资,首先就是离开了鸡的生意不谈,不管是房地产还是其他多挣钱的行业,我就做好这头鸡的生意”。

于是,不管是五年后光泽鸡业更名为圣农实业,还是此后二十多年的发展,傅光明始终围绕白羽肉鸡,打造从农牧产业、兽药疫苗、冷链物流、食品、配套产业的产业链条。


圣农打造全产业链条

39年后,白羽肉鸡几经“蜕变”,饲养42 天后,体重就能达到 2.5公斤出栏,每产出 1 公斤肉仅需不到 1.6 公斤饲料。随着饲料转化率高、生长速度快、工业化程度高的白羽肉鸡占据全球鸡肉消费70%的份额,贡献中国鸡肉近半数产量,圣农集团也凭借着完整的白羽肉鸡产业链及配套项目,成为领域里的亚洲第一。

企业长青路线

至此,傅光明庞大的白羽肉鸡帝国版图上最重要的一块拼图终于完整。

2019年12月,圣农自主培育品种全面替换进口的最后一批祖代种鸡。尽管2020年疫情来袭,在行业从国外引种下滑两成的情况下,圣农却逆势出栏了5亿只鸡,创造了20余亿元的利润。


圣农-油溪养殖厂

随着“圣泽901”正式获得面向市场销售种源鸡的审查牌照,有了“中国芯”的种源还将惠及白羽肉鸡行业更多企业。

“行业将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养殖企业能用上比国外世界白羽肉指数更优、性价比更高的种鸡。”傅光明信心满满。通过审定的圣农“圣泽901”白羽肉鸡配套系拥有25项相关自主创新成果,在生长速度、成活率、产能率、料肉比等4项关键性能指标上有着不亚于国外进口品种的表现。


圣农原种养殖基地

早在2020年,傅光明就投资4亿元建集团最大的祖代种鸡生产基地——资溪白羽肉鸡祖代种鸡场,以便为国内外白羽肉鸡养殖企业提供性价比高的祖代种鸡。如果建成,一年能产种鸡80万套。这几乎是国内养鸡企业需求的一半。

更富有想象空间的是,育种专家团一共开发了11个遗传性状稳定的白羽肉鸡品种。“圣泽901”只是其中4个品种的组合。未来,圣农有机会根据中国企业自己的需求,对不同品种进行杂交培育,形成满足个性需求的本土白羽肉鸡。

经此一役,傅光明深感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性,“企业一定要有高科技,才能长远发展下去”。

在他的设想中,这个“长远发展”,初步目标是一百年。

其中,种源技术等核心科技是一大支柱。他在访谈中不时类比袁老的杂交水稻,表示希望未来也利用基因工程,在白羽肉鸡的育种上作出更多探索。


傅光明说:“我这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好好养鸡。”

另一大支柱,在傅光明看来,则是接班人的培养。

“能不能做到100年,不光我,也不光我女儿,还得算上我女儿的儿子,三代人接力才行”,傅光明坦言。当谈及欧美一些由孙辈经营的百年企业,他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期盼之意。

为了实现“百年养殖一只鸡”,他曾从女儿傅芬芳初中起,就开始“潜移默化”有意识地培养,“带她去养鸡场,大学的时候建议她学农,不准她拿国外护照”。女儿大学毕业后,将一个食品公司交给她亲自打理,允许她试错学习,积累经验。直到近年来逐渐放权,将圣农集团董事长的重担交给了她。

除了培养后辈对行业的热爱与能力,傅光明更多地传承那些看不见的“致富秘诀”。

“保持诚信,我39年没有欠过银行一分利息,没有欠过一期贷款”,傅光明自豪地说,不善打理关系的他,从创业起,发展仰赖的资金,都是来自银行。在他的办公室里,抬头可见一块写着“诚信”二字的大匾。

他平日里也时常叮嘱女儿,“企业老板是什么?企业老板不是钱,而是责任,对员工有责任,对消费者有责任”。

“其实我十年前就已经退休”,当被问及退休计划,傅光明说,自己现在主要做做女儿的帮手。“女儿很漂亮,也很能干!”谈话间,傅光明对女儿傅芬芳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傅光明和女儿傅芬芳

不过,现年69岁的傅光明,依旧保持着18岁部队入伍时的作息习惯,早上6点起床,11点休息,天天过着家与公司两点一线的生活。一天中,除了学习和关注资本市场,一半时间都在工作。

“我这个人没什么爱好消遣,不跳舞、不唱卡拉OK、不去娱乐场、不爱喝酒,”傅光明剖析,“我喜欢做事业,所以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完成一项任务,想做的东西我把它做好了,非常高兴,这就是我的乐趣。”

“我这辈子就做了一件事,好好养鸡。”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