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猪业频道 >> 当前新闻
全球食品巨头正掀起一大波CEO离职潮?新旧交替大戏的背后
来源:小食代    2017年09月25日    点击:2724

尽管有些食品大公司的CEO也是到了该退休的年龄,但不难看出,这份工作时下尤其不好做。美国咨询公司AlixPartners的分析师David Garfield在接受《财富》采访时形容,在这个行业里做CEO“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挑战

据《财富》统计,20165月至20178月间,多达17位食品上市大公司和零售商的CEO先后离职或宣布即将卸任。去年,在这份名单上的公司有全球最大的食品供应商之一的泰森食品,有刚被亚马逊收购的有机食品连锁超市全食(Whole Foods),也有世界第六大食品公司通用磨坊。

我们再来看看今年以来的情况。

据此前报道,1月,在执掌全球最大食品饮料公司雀巢八年多后,Paul Bulcke正式退下来了,该公司近百年来首次由空降兵出任新CEO5月,穆泰康也正式将全球最大饮料公司可口可乐的首席执行官一职交接给了继任者James Quincey8月,执掌帅印11年的铁娘子艾琳·罗森菲尔德宣布退休,奥利奥母公司亿滋国际任命空降兵”Dirk Van de Put为新CEO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出现如此高频的流动,这种情况的确是前所未见。伯恩斯坦研究公司分析师Alexia Howard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

挑战空前

尽管有些食品大公司的CEO也是到了该退休的年龄,但不难看出,这份工作时下尤其不好做。美国咨询公司AlixPartners的分析师David Garfield在接受《财富》采访时形容,在这个行业里做CEO“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充满挑战

因为过去的那套商业模式已经失灵。《财富》分析认为,这一波相继卸任的CEO经历过行业最风光的日子,那时候成功的法则基本上就是简单地依赖于工业制造和广告营销的规模效应,同时享受着人口增长的红利。

但如今的形势已大变。

据《华尔街日报》7月报道,这些食品巨头身处夹缝中:高端消费者正在转向那些加工更少且更新鲜的食品,而成本意识强烈的购物者买的是更便宜的商店自由品牌。

尤其是对于千禧一代来说,他们在渐渐远离通常含有人工色素、添加剂和防腐剂的包装食品,转而追求天然有机食物。虽然那些包装食品大公司也做了很多努力和创新,比如将人工色素换成天然色素,推出更多低卡、低脂、低糖的产品,但这仍不足以完全挽回消费者的心。

根据瑞士信贷银行分析师Robert Moskow的研究,2009-2015年间,北美最大的25家食品和饮料公司丢失了约180亿美元的市场份额,主要是被众多新崛起的主打天然和健康诉求,或者更有特色的小众品牌抢走了。

通用磨坊首席执行官杰夫·哈莫宁此前就曾表示,在希腊酸奶品牌开始发展时,公司未能及时作出回应,因此销售额遭受了重创,被后起之秀Chobani抢走了不少市场份额。尽管通用磨坊也有自己的希腊酸奶品牌Yoplait,但因该品牌出现得太晚,已无法超越Chobani

公开报道称,除了产品的吸引力在下降外,食品大公司面临的价格竞争也越发激烈。沃尔玛等连锁超市为了与快速扩张的德国折扣超市巨头AldiLidl抗衡,一直在给他们的上游供应商压价。这一切都让食品大公司的CEO们更发愁了。

增长压力

此外,3G资本的虎视眈眈也加重了这些CEO们的忧心忡忡。因为这家巴西私募股权公司是食品饮料行业有名的成本剪刀手,被其收购的企业大多要经历大刀阔斧的削减成本、裁员等过程。

小食代曾报道,今年2月,背后是股神巴菲特和3G资本的美国食品巨头卡夫亨氏,有意以1430亿美元价格收购英荷快消巨头联合利华,但因遭到后者管理层的激烈抵制而撤回要约。如果成事,这将是食品饮料行业史上最大的一宗收购。

今年6月,联合利华首席执行官Paul Polman在出席上海一个论坛时曾表示,如果3G资本利用杠杆收购了联合利华的话,他们接下来可能会裁掉不少岗位,会砍掉他刚刚在演说里提到的所有的(可持续增长)项目。

当然,利润率会提升,但如果你看看其他被3G资本收购的公司的情况,你会看到百威英博和卡夫亨氏的营业额一下子就下降了。”Polman说,他可以向该公司的股东证明,更长远地看,联合利华的模式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

即便可以将3G资本拒之门外,来自公司股东和激进投资者的压力也无法回避且与日俱增。

小食代报道过,在拒绝了卡夫亨氏的收购要约后,联合利华主动进行了业务检视,以求为公司股东加速达成价值。不久后,该公司宣布退出涂抹酱业务,合并食品和提神业务(Refreshment,这个业务部门包括了和路雪冰淇淋、立顿茶等产品),并声称预期通过这次调整,加上此前宣布的成本削减计划,能够每年节省40亿至60亿欧元。

今年6月,Dan Loeb掌管的知名对冲基金公司Third Point透露自己为雀巢的大股东,在一份公开信函中敦促该公司加速增长,提出了改善生产力、重塑组合、做补强收购、清仓欧莱雅股份等建议。由于预期的压力,雀巢新任CEO施奈德(Ulf Mark Schneider)将在926日举行的第一次股东研讨会议上具体探讨相关措施。

扭转局面

在这种情形下,毫无疑问有些CEO是在董事会的促使下早早离场的。《财富》引述业内资深人士称。而其他退隐的CEO似乎也已经筋疲力尽了。我不会想念每周7天、每天24小时都在救火的日子。罗森菲尔德宣布即将卸任亿滋国际CEO后曾这样说。

那么董事会都推举些什么人上位,来应对越发棘手的局面呢?

不少都是在公司里的老骨干,比如可口可乐和通用磨坊的新CEO都在公司里干了20多年。有分析认为,由于他们已经对现有的公司文化太过熟悉和习惯,很难提出于完全不同于前任的策略,因此很难从根本上带来改变。

而另一些公司则打破巢臼地选择空降兵,比如雀巢和亿滋国际。但相比起零售领域的大胆,食品饮料大公司仍被视为太过保守。

这一波新一代的CEO会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吗?未来尚不明朗,但一切皆有可能。不过,随着消费环境加速变化,留给新CEO们扭转局面的时间越来越少。对于很多MBA的毕业生来说,食品大公司的光环在慢慢黯淡。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 食品企业 市场 CEO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