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饲料频道 >> 当前新闻
中美贸易战伤害了谁?在华国际粮商或临考验
来源:oilcn油讯    2018年04月13日    点击:2190

2018年的清明节注定将被载入史册,中美两个超级大国间“史诗级的贸易战”正波及所有人,“豆争”成为其间最激烈的战场。

中国如对美国大豆加征25%的进口关税,谁将受伤害?彭博社评论称:不仅是美国的豆农,还可能波及在华的国际粮商们。

官方媒体《人民日报》4月7日的社论提及:美国企业在中国分支机构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3000亿美元,这些都是中方可以考虑的反制载体。

《环球时报》社评则称:即使中美贸易归零,中国也不会后退。美国盈利高的对华投资都是备选轰炸目标。

反对自由贸易的特朗普挥舞着关税大棒,可能正将自由贸易最大受益团体——跨国粮商们推坐上火山口。

舆论常常认为,关税将使中国大豆压榨厂及饲料生产商的成本上升,企业利润减少,豆油和饲料价格上升。但外界可能并不清楚:

中国大豆压榨产业具有高度集中化和集团化的特点,排名前列的压榨集团约占总产能的70%,既包括以中粮、九三为代表的国企阵营,也包括嘉吉Cargill、邦吉Bunge、路易达孚LouisDreyfus等国际粮商,它们掌握着国内豆类产品的定价权,也成为国家进行价格调控的压舱石。

对具有国资背景的中粮、九三、中储粮来说,在事关国运的贸易战中将义不容辞地履行爱国职责,极端情况下也可能获得国家的定向补贴,尽可能保证老百姓的生活不受贸易战的冲击和影响。

但对另一阵营的国际粮商ABCD来说, 将面临复杂局面的考验:中国大豆产业多年来一直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贸易战将提升在华国际粮商的运营成本和政治风险,其苦心经营的中国市场份额或将面临蚕食。

嘉吉Cargill:贸易战中没有赢家

具有150多年历史的农产品贸易巨头嘉吉Cargill是美国最大的私营公司,对于眼下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深表担忧,向媒体表示:贸易战带来的成本太高,对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产生严重后果,贸易战中没有赢家。

巧合的是三年前的2015年,《财经》杂志采访嘉吉CEO大卫·麦克伦南就曾提出假设性的问题:一旦陷入贸易战,万一发生了战争,该怎么办?

麦克伦南当时回答:"这就到了伦理道德的层面,也就是粮食贸易的伦理问题。多年前当朝鲜深陷危机时,嘉吉选择向朝鲜运送谷物。这是出于人道主义,我们向美国政府申请合法运送资格,最终获批。在任何情况下,粮食和药物的贸易都不能被推向风险边缘。"

包括嘉吉在内的国际粮商们通常定义自己为全球公司而非单纯的某国公司,全球化公司的存在降低了粮食贸易的政治风险。嘉吉甚至在美苏冷战期间给前苏联提供过粮食。

嘉吉1970年代已经进入中国市场,1988年在山东成立第一家合资油籽压榨工厂,1997年在浙江嘉兴建立首家饲料工厂,40年来已在中国建立了50多家工厂和公司,扩张的步伐一直没有停息。

去年,嘉吉联手中国最大饲料集团新希望在河北省黄骅港新开了一家油籽压榨厂,每天能够压榨高达5000吨的大豆。此前嘉吉已经广东、江苏投资设立了三个大豆油籽压榨工厂。

此外,嘉吉在安徽省的鸡肉加工厂、电商平台及食品添加剂、动物营养领域等都进步惊人,计划下个七年在华投资将会继续翻番。

路易达孚:刚刚完成天津油厂收购

在中美关税竞赛不断升级的时候,国际粮商路易达孚刚刚完成对中国一家油厂的正式收购:位于天津临港滨海新区的金天源食品科技公司日压榨能力4000吨,日精炼能力1200吨。

路易达孚CEO表示:"最新收购是对中国政府鼓励更多外商直接投资农产品加工行业的积极回应,中国是全球农产品贸易的重要市场,对LDC未来业绩增长至关重要。”

路易达孚在中国的业务领域包括棉花、饲料、果汁、糖、谷物油籽等,参与了中国大豆进口的约五分之一。目前在中国河北霸州、江苏张家港、广东东莞有三家榨油厂,去年在山东青岛和渤海实业等联手成立了一家新的粮油公司,年大豆加工能力400万吨,出品豆粕320万吨,植物油80万吨。

ADM & Bunge邦吉: 股价波动,传闻合体

ADM和Bunge均为美国的上市公司,在4月4日中国宣布将对大豆加征关税的当天,作为美国大豆的出口商和加工商,两者股价均受到冲击,出现大幅下跌。

ADM与中国的合作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通过收购大连的一家预混合饲料加工厂进入中国市场。在之后的10年中,ADM又与丰益国际以及中粮集团合作,将小包装食用油引入中国。

现在ADM在在天津和北京拥有食品配料工厂,在大连、天津、南京等地拥有饲料工厂,并于近年建设了漳州和湘潭饲料加工项目。

邦吉2000年在华成立贸易公司,向中国供应大豆;随后陆续收购山东日照、江苏南京、天津的大豆加工厂,并在江苏、东莞投资油籽压榨厂。

目前在中国的大豆日加工能力已超过2万吨,位居十大压榨集团之列。2017年东莞压榨项目投产,邦吉在中国大豆压榨版图中的势力得到增强。

近几个月,市场传言ADM可能收购邦吉,但至今并未敲定,此前Glencore公司也曾试图收购邦吉遭拒,有报道说中粮亦有意邦吉的南美资产。

国际粮商们近几年的日子并不好过,科技进步等因素带来的丰收压低了粮食价格及其波动,盈利机会有限;要在这个产能过剩的行业站稳脚跟,没有谁能离开中国市场。

中国对大豆用于动物饲料和肉类生产的需求,推动了ABCD在农业供应链中的扩张和投资,而成千上万的美国农民则依赖他们将农作物运往中国。

分析认为:中美贸易争端可能长期化,是经贸关系,也是政治博弈。跨国粮商置身对峙最敏感与激烈的农业领域,将如何进退?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