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当前新闻
北京旧院黑鸡 高端养殖环保效益两不误
来源:北京日报    2018年04月20日    点击:938

刘利军最近心情不错。33岁的他,上个月刚刚迎来自己的第二个孩子。

在铂鼎鼎散养基地干活快半年了,每天上8个小时班,中午还有2个半小时的时间可以回家吃饭看孩子。每月近3000块钱的收入,在涞源已经算是不低了。刘利军对眼前的生活很满意,他想在这儿长期干下去。

记者了解到,去年8月,在丰台区对口帮扶保定涞源县挂职干部小组的争取下,北京博丰宝鼎旅游开发公司在涞源成立分公司,启动了旧院黑鸡养殖项目。一期存栏3万只鸡的8栋厂房竣工后,涞源产的铂鼎鼎散养柴鸡蛋已经在北京的燕莎、Ole、华联BHG等高端超市上架,端上了北京人的餐桌。

把鸡养好不是件容易事儿

刘利军是塔崖驿乡东杏花村人,铂鼎鼎散养基地就建在村里一个叫庙儿沟的地方。早年来北京闯荡,刘利军干过建筑工人,也当过司机。这几年家里老人的身体越来越不好,自己能外出的时间也没有过去那么多了。去年秋天散养基地招工,刘利军正好在家,听说是北京来的养鸡场,就报了名。

半年不到,年轻又见过世面的刘利军已经成了散养基地不可或缺的一员。他身穿白大褂,手拿对讲机,对基地里的大小事情了如指掌。不过,据基地投资人、博丰宝鼎总经理李文涛说,刘利军刚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他干活不踏实,我把他轰回去过两次。”李文涛说,是村里找他说情,考虑到刘利军家的特殊情况,才把他留下了。

对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儿来说,想把鸡养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刘利军还记得,刚来上班的时候,最麻烦的还不是白天基地里的千头万绪,而是晚上,“小鸡怕冷,晚上喜欢扎堆在一起,挤在下面的很容易就被压死了。发现它们扎堆了必须把它们分开。”为了小鸡的“平安”,刘利军和其他人只好在鸡舍通宵值守,仿佛在照顾自己的孩子。

现在,东杏花村有包括刘利军在内的18人在李文涛的散养基地打工。他们熟练地清洁鸡舍,包装鸡蛋,搅拌三文鱼饲料……在家门口拥有了一份稳定可靠的工作。

高端养殖环保效益两不误

旧院黑鸡是原产于四川的优良品种,其肉蛋的氨基酸和硒含量都比一般的鸡高出不少。给鸡饲料添加三文鱼,是李文涛自己想出的点子,“三文鱼营养成份丰富,欧美人平时吃的三文鱼比鸡蛋还多。”虽然李文涛的黑鸡“吃得比人都好”,但在涞源的山野间自由生长的它们却也不能“敞开了吃”。

按照县里的环保要求,冬春季节,李文涛用围栏对黑鸡进行半散养,以保证山上的新草不会遭到破坏,每天由工人割一两千斤草给黑鸡做“主食”。李文涛邀请来的专家告诉他,这里的苦蒿、车前草、蒲公英等草本植物都有药用价值,黑鸡吃了之后可以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

东杏花村位于涞源东部与易县的交界处,选择这里建立散养基地,李文涛首先看中的是地理位置,“从这里出发走高速,到北京是180公里,只需要不到3个小时。”他介绍,这里的养殖环境十分优良,山清水秀,林木茂密,相比涞源西北部山地,这里的温度也更适合散养鸡的生长。

在北京市场上,产自涞源的铂鼎鼎散养柴鸡蛋每斤售价达到20多元,远高出普通鸡蛋,走的是“高端”路线。

李文涛与东杏花村村委会和村里的山场承包户签订了协议,共租赁近千亩山地进行散养基地建设。作为丰台区对口帮扶涞源县产业协作的重要内容,铂鼎鼎散养基地的总投资预计达5000万元,全部建成后,将饲养多个品种的柴鸡20万只,吸纳50名当地村民就业。

原标题:山沟里来了北京旧院黑鸡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