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数据 >> 当前新闻
中国蛋价低,增值空间大?
来源:国际畜牧网    2020年03月19日    点击:359

【国际畜牧网】随着气候变化影响持续加剧及植物蛋白消费热度日渐上升,全球动物蛋白的生产效率提升空间已变得越来越小,尤其在欧美等农业及畜牧产业链和供应链发展均比较成熟的国家。就中国蛋鸡生产与鸡蛋市场而言,虽然高产蛋鸡的生产效率接近欧美水平,鸡蛋分级、蛋品深加工比例逐年上升,但由于农业面支撑力较弱尤其体现在玉米、大豆等饲料原料方面,同时受供应链建设滞后影响,使得鸡蛋成本分配在产业链上下游差距较大且鸡蛋价格在供应链各节点差价异常悬殊。

2019年以来,全球动物蛋白供需格局因中国及越南等亚洲市场猪肉供给缺口引发大波动,业界将视线聚焦在鸡肉等肉类产品替代猪肉市场缺口。然而,数据显示,中国市场的鸡蛋与猪肉的价格相关度亦较高。目前,新一轮中国蛋鸡产能扩张正在加速推进,但对鸡蛋增值而言,更大的空间正向供应端倾斜。

01

蛋价处全球低位、料价居高位

从近30年情况来看,鸡蛋价格在全球许多国家的波动性均较大,不论美国还是欧盟国家,且鸡蛋的价格与它的生产成本并无必然关系。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布的数据显示,从1991年到2016年带壳鸡蛋的生产者价格来看,中国(此文中涉及中国的数据,均不包括港澳台的数据)整体低于全球11个主要鸡蛋生产国:2000年最低,约460美元/吨(美国同期价格为810.6美元/吨,下同);2013最高,约1359美元/吨(1533美元/吨), 2016年位987美元/吨(1077美元/吨)。日本的带壳鸡蛋生产者价格整体高于其他11个国家,在2000年、 2013年、 2016年分别约为1631美元/吨、 1996美元/吨、 1935美元/吨。2018年,美国和日本的这一数据分别为1619美元/吨和1752.3美元/吨。

然而,中国的玉米生产者价格却处于全球较高水平,在2000年、 2013年、 2016年分别约为411美元/吨、 489美元/吨、 264美元/吨;从1991年到2016年的26年中,12个年份中国玉米生产者价格比美国高出1倍以上,在2000年高出约4.6倍。

02

生产成本渐降,出场价与零售价差距大

2017年以来,中国市场的玉米价格波动亦较大,但整体处于上升状态,除国内玉米批发价之外,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大商所玉米期货价格、国内黄玉米国有粮食企业销售价格(规格:中等)、国内玉米市场价(规格:混等)的升降趋势大致相同。进入2019年,后两种玉米的价格(2.02.1/千克)与蛋鸡饲料平均价格水平(2.4/千克)相差约0.3/千克。据中国农业农村部专家委员会于201912月预测, 2019/20年度国内玉米产区平均批发价格将维持在1800-1900元区间震荡。

在玉米价格波动上涨的同时,国内规模养殖蛋鸡的生产成本较之前出现下降,产蛋率略微高于美国蛋鸡整体的生产水平。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海关总署以及美国农业部、蛋品工业中心(EIC)发布的数据计算得出,从2015年到2017年,中国规模养殖1枚鸡蛋的生产成本从0.5228元降到0.4887元,平均降低约3%;从美国蛋鸡整体而言, 1枚鸡蛋的生产成本从61.5美分降到59.2美分,而按年均汇率来看,从0.3195元上升到0.3329元。比较来看,中国规模养殖蛋鸡与美国蛋鸡的生产成本之间依然存在较大差距, 1枚鸡蛋的生产成本相差0.15元~0.20元。1千克鸡蛋、 1只蛋鸡的年均成本差距更大。

然而,由于中国市场的农产品供应链条更长且渠道更多,且由于冷链建设投入成本高、难度大,增值的空间被中间商层层占领。从目前来看,与其他诸多食用农产品一样,鸡蛋供应链逐层加价率亦比较高。从数据来看,除了在3-7月低谷、 9月升至高点等异常明显的季节性价格波动特征外,国内鸡蛋出场价经批发渠道大约加价7%,在超市加价约23%,到集市加价高达30%

中国市场不同渠道鸡蛋价格比较/来源:鸡蛋批发价-中国农业农村部重点监测的全国268个产销地批发市场;出场价/超市价/集市价-国家发改委36个大中城市有一定代表性的大型蛋鸡养殖企业

03

产能扩张、出口带动力微弱

相比供应链开发及风险管控水平提升,蛋鸡生产商通常会更加关注自身产能扩张和产业链延伸。2019年以来,随着国内市场猪肉供给缺口逐渐加大,除牛奶外的其他主要动物蛋白价格全线高涨,且价格和涨幅双双创下近16年的最高。

从图中曲线可以看出,鸡蛋与猪肉的价格升降具有高度相关性。据不完全统计, 2019年签约、新投、在建、开工的蛋鸡项目达3000万羽。据中国畜牧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显示, 2018年蛋鸡月均存栏创下近8年以来的最低点。但2018年商品代蛋雏鸡累计供应10.75亿只,同比增加3.37%2019年前8个月,在产蛋鸡月均存栏10.23亿只,同比增加1.79%。与往年比较, 2019年月均存栏依然处于低位水平。对此,中国畜牧业协会分析认为,基于全国人口增长及居民人均收入增长情况,国内产蛋鸡月均存栏10亿羽为紧平衡状态。

结合生产和贸易情况整体来看,中国鸡蛋大体属于自产自销,食用鸡蛋进口多年为零,进口主要是少量的孵化用受精禽蛋及其他禽蛋。如,2019年从台澎金马关税区进口了12千克未列名腌制或煮过的带壳禽蛋,进口价69元。

在鸡蛋出口方面,中国位列全球第7位,年出口带壳鸡蛋总量在9万吨左右,且自2008年达到逾14万吨的高点后一路下滑, 2012年以来开始上升,但波动较大。从出口区域来看,鲜鸡蛋100%输出到香港和澳门,其中香港占比近90%,澳门占比约10%2019年前10月,出口鲜鸡蛋约6.1万吨,孵化用受精鸡蛋约33万吨,约54万枚。从2018年的蛋品贸易情况来看,主要出口到香港、澳门、日本、新加坡、美国等地,其中鲜鸡蛋占比70.92%,其次是咸蛋(14.86%)、皮蛋(7.35%)、其他去壳禽蛋(5.01%),其他品类出口量极小,如干蛋黄出口量占比仅0.33%

左图/中国鸡蛋与其他动物蛋白每周均价比较(从200412日~2019126日);来源/中国商务部-重点监测的全国36个大中城市的农副产品每周均价

右图/中国鸡蛋与其他动物蛋白月均批发价比较; 来源/中国农业农村部-重点监测的全国286个产销地批发市场

中国蛋鸡及鸡蛋生产情况(2011年~2019年); 来源/中国畜牧业协会, 2019

04

实际消费量极低,居民膳食开发潜力大

目前,中国鸡蛋出口量占鸡蛋产量的比重不到0.5%,蛋类出口量占禽蛋产量的比重更低,而国内鸡蛋与蛋类消费近年来并未出现稳健的上升趋势,且蛋品深加工发展依然发展比较缓慢。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来看,从 2011年以来,全国人口年增长约700万人,且乡村人口逐年下降而城镇人口逐年增长,全国居民年人均蛋类消费在2017年突破10千克关口, 2018年又降落到2016年的水平。

通过比较可以看出,全国居民年人均蛋类消费量与禽蛋产量年人均占有量(约22千克)之间相差12千克以上。据2011年中国健康与营养调查(CHNS)数据显示,全国居民蛋类消费占90.4%,外出就餐蛋类消费占9.6%,城市居民的这一数据分别为89.9%10.1%,农村居民的对应数据为90.7%9.3%。经过8年发展,假设外出就餐蛋类消费增长到20%,则全国蛋类年人均消费约为12.5千克,仍与禽蛋产量年人均占有量相差约9.5千克,这意味着蛋类消费约占禽蛋产量的57%,其他消耗约占43%。按照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布的全球食物损失和浪费率约30%的比例计算,加上蛋壳重占全蛋重的比例(12%)后的数字为42%,与蛋类其他消耗比重(43%)接近。

基于以上,通 过 鸡蛋 产量在禽蛋产量中所占的比重,可以推知2011年~2018年全国居民年人均鸡蛋消费量的大致情况:

全国居民年人均鸡蛋消费平均水平为6.5千克、 120枚。

全国城镇居民年人均鸡蛋消费平均水平为7.5千克、 139枚。

全国农村居民年人均鸡蛋消费平均水平为5.3千克、 99枚。

显然,中国鸡蛋实际消费水平远低于业界及媒体所报道的数字—将鸡蛋产量人均占有量等同于鸡蛋人均消费量。同时应看到,中国鸡蛋消费的增长空间依然较大。最新版《中国居民膳食指南(2016)》核心推荐,适量吃鱼、禽、蛋、瘦肉,每天吃蛋类4050克,每周吃蛋类280350克。以此推算,年人均蛋类消费为14.6018.25千克,以鸡蛋产量占蛋类产量70%比重粗略推算可知,全国居民年人均膳食结构中的鸡蛋消费量为11.4514.31千克,约合189236枚鸡蛋(以带壳鸡蛋计算,蛋壳重占全蛋的12%),与目前的全国居民年均鸡蛋消费量120枚比较,相差69116枚,而农村居民的这一数字差距更大。

从全球来看,鸡蛋消费水平依然属于未知数。由于鸡蛋产业不确定性较大,联合国粮农组织自2013年后未发布过世界各国鸡蛋生产与消费相关的报告,而多数机构目前发布的数据均是鸡蛋产量年人均占有量,虽然有以此为消费量进行炒作的信息,但对促进民众鸡蛋消费而言不会构成直接的正面影响。据全球民众营养改良联盟(GAIN)发布的报告显示,未来10年,鸡蛋生产和市场需求仍将持续增长且在各地表现出不同增长态势:

2018~2030年全球主要鸡蛋产量年人均占有量预测;来源/全球民众营养改良联盟(GAINSaul S. Morris及其他机构人员研究报告

增长潜力较大的地区。 东亚和太平洋地区、欧洲和中亚地区、北美地区,从2018-2030年,鸡蛋产量年人均占有量增加约10枚,年均增长率约3%4%

增长潜力一般的地区。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区、中东和北非地区,从2018-2030年,鸡蛋产量年人均占有量增加约5枚,年均增长率约2%

增长潜力小的地区。 南亚和沙哈拉以南非洲(设定集约化生产的鸡蛋供给城市,所有形式生产的鸡蛋供给农村)从2018-2030年,南亚年人均鸡蛋产量增加约1枚,年均增长率约1. 5%,潜力在城市;沙哈拉以南非洲鸡蛋产量年人均占有量增加约0.6,年均增长率约1.4%,潜力在农村。

此报告亦称,年人均鸡蛋供给数量在100枚以下地区以及年人均鸡蛋供给数量100枚~200枚地区的开发潜力和出口贸易机会均比较大:

年人均鸡蛋供给数量在100枚以下地区。亚洲的蒙古国、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朝鲜、越南、老挝、巴基斯坦、阿富汗、尼泊尔、印度、孟加拉国、约旦、也门、苏门答腊岛、加里曼岛,欧洲的波黑,以及北非的埃及、撒哈拉以南非洲(除南非外,刚果、南苏丹数据未知)等地。

年人均鸡蛋供给数量100枚~200枚地区。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伊拉克、沙特阿拉伯、阿曼,欧洲的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土耳其、保加利亚、塞尔维亚、波兰、芬兰,北非的阿尔及利亚、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南非,大洋洲的澳大利亚以及南美洲的巴西、委内瑞拉、尼瓜多尔、秘鲁、智利等地。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 蛋价 增值 供应端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