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当前新闻
ASF仍是全球动物蛋白市场的关键问题
来源:国际畜牧网    2020年06月24日    点击:304

【国际畜牧网】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发布了有关ASF全球发展的最新信息。

报告的主要撰稿人,荷兰合作银行分析师贾斯汀·谢拉德(Justin Sherrard)认为,非洲猪瘟(ASF)仍然是影响全球猪肉市场的主要因素。随着全球慢慢解除的封锁限制,本报告的重点是关注行业心态。

谢拉德称,“我的感觉是,当我们开始接受新冠疫情(Covid-19)影响时,中长期来看,我认为需要将视线转移到比Covid-19大流行更为重要的驱动因素,即ASF。我不想轻描淡写许多公司和供应链目前面临的非常实际的影响和非常实际的挑战。仍然存在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由于与Covid-19相关的工作场所及安排的变化,肉类工厂经营及建立方式将发生永久的变化。”

美国从西班牙手中夺走猪肉出口市场份额

谢拉德表示,2020年中国的猪肉进口量将达到新的记录水平。           

就对华猪肉出口而言,2020年的最大赢家是美国,它抢占了西班牙的份额(该国在2019年一直是该领域的领先者)。2019年年底,中国对美国产猪肉进口量开始增加,而2020年的进口量尤其强劲。2020年趋势也没有减弱的迹象。Rabobank数据显示,5月份中国从美国的猪肉进口很旺盛,而且美国每周的出口数据报告亦表明中国对此类美国农产品的需求仍然强劲。

“我认为这种趋势是中美之间所谓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产物。中国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寻求美国产品。美国已经能够出口无需去骨的猪胴体以及初步分割肉,这对劳动力需求更少,意味着美国工厂的劳动力短缺并不是一个问题。这也意味着中国已经能够进口所需的某种原材料,作为其国家储备。”谢拉德称。

他指出,部分源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从美国购买了更多的粮食和农产品,例如大豆。此外,中国消费者已开始转向猪肉和家禽生产的高蛋白饮食。

“我认为中国转向猪的高蛋白饲料配方的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现在的猪群较小,动物数量变少,因此必须寻找方法来在具有最佳生物多样性状况的那些系统中实现最大产量。进口更多大豆是相当合理的反应,它提高了饲料中蛋白质粉的成分,提高动物生长率以及生产率。”

ASF的风险等级

鉴于猪群数量减少,ASF对中国猪群的威胁程度如何?中国猪群面临风险与几年前一样吗?“不是的,因为中国的猪存栏数是之前的一半,所以中国的猪群密度水平不一样了。在越南,猪群的减少程度并没有达到同样的程度,但是无论如何猪只密度都降低了。那么,风险更低吗?是的,它们当然要低一些,但是风险并没有消失,”谢拉德说。

不过,该行业在控制非洲猪瘟风险方面正在做得更好:可以看到,在中国,2020年前几个月能繁母猪和公猪进口量很大。这表明,负责这些进口的综合农业公司有信心控制住这种疾病,相信他们认为这种疾病的风险是可控的。

他们了解仍然存在一些残留风险,但就疾病控制能力而言,他们比去年更有信心,因此,他很容易陷入相信ASF的威胁正在减退的陷阱。谢拉德说,但是这种病毒并没有消失。

 我们确实在中国看暴发了几起ASF,无论是由于Covid-19的影响,还是其他原因,都没有以相同的方式报告这些暴发。

在菲律宾,ASF仍很活跃并在蔓延,但主要在后院猪群。ASF已蔓延到印度,2020年巴布亚新几内亚出现了ASF。谢拉德说,“ASF仍以我们尚不了解的方式继续传播。在比利时内遏制ASF也取得了合理的成功,但在波兰西部,病毒继续传播的情况并非如此。尽管该疾病尚未传入德国,但要通过涉及的活体动物和商业农场来应对这些情况并不容易,波兰那部分地区的疫情范围很大,比该地区爆发的面积大得多。”

谢拉德警告说,比利时南部地区涉及许多不同的土地利用类型,土地所有权也各不相同,因此在那里进行管理和控制要困难得多。他认为,ASF可能会出现在欧洲任何地方。认为人类活动,人类行为在病毒传播中起作用。在希腊北部一家商业农场的ASF案例表明,人为因素正在蔓延,因为该农场不在野生动物种群附近。

“我们仍然不知道什么是ASF的最大或最重要的载体,以及它们在不同区域之间的区别。我们尚不可能以任何确定性的方式对此进行跟踪和追踪,并且使我们在尝试管理ASF方面面临的挑战更加复杂。这也是我们将ASF视为推动全球动物蛋白市场进入本世纪中期的主要问题的原因之一。”谢拉德指出,“我们将在管理Covid-19病毒方面取得更好的成绩,但ASF仍将与我们同在。与Covid-19相比,非洲猪瘟(ASF)对全球动物蛋白市场的影响将更深远和持久。”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