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当前新闻
大北农三季度业绩逆转扭亏,并购纠纷潜藏11.6亿元计提风险
来源:证券时报网    2022年10月31日    点击:35353

大北农(002385.SZ)2022年第三季度业绩出现了逆转。

根据三季报,大北农第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1.82亿元,同比增长146.48%。

而2022年上半年,大北农亏损5.11亿元,对抵之后前三季度亏损额为3.29亿元。

这主要是受生猪养殖业务拖累的大北农上半年业绩,在第三季度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回升。

大北农披露的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其饲料业务板块创利约1.5亿元至2亿元,生猪养殖盈利约3亿元。

与之形成相应反差对比的是,上半年,大北农饲料创利2至3 亿元,养猪亏损3至4亿元。

由此,市场按照目前的生猪行情,预期大北农第四季度将有较大盈利。

“第四季度的利润我们不做预测。”大北农有关人士10月31日下午就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三季度生猪头均利润380元

按照公告,大北农第三季度饲料板块收入占比为72%,生猪养殖收入占营收比重为17.7%。

但从创利水平来看,生猪养殖的盈利规模已经远超饲料业务。

“如果不考虑其他因素,从第三季度生猪和饲料的盈利情况结合目前猪价进行推测,大北农在接下来的四季度实现今年扭亏为盈的可能性很大。”一位长期跟踪生猪养殖的私募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大北农已公布的生猪销售数据也能佐证这种推测。

据大北农2022年9月份生猪销售情况简报,公司控股及参股公司生猪销售数量当月合计为41.04万头,1-9月累计为300.42万头;销售收入当月合计为11.12亿元,1-9月累计为55.04亿元。

以此计算,大北农9月份的生猪销售数量占比为13.66%,销售收入占比却高达20.2%,表明其盈利水平正在不断上升。

而在6月份,大北农的商品肥猪销售均价为16.73元/公斤,9月份已上升至23.64元/公斤。

大北农此前接受机构调研时曾表示,生猪价格18元/公斤左右是较好的市场行情,因为平均一个周期下来一头猪赚200元是很好的行情。

引人注目的是,在2022年第三季度,大北农的控股加参股单位的生猪头均利润约380元。

“头均利润是毛利润。”前述大北农有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养猪平均完全成本为17.4 元/公斤。”

大北农还披露,其目前做得比较好的平台的养猪平均完全成本已经能达到16元/公斤以下。

“明年公司会有更多的平台向优秀靠拢,希望能够整体实现16元/公斤以内的目标。”上述大北农有关人士表示。

大北农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全国生猪养殖的成本在17-18元/公斤左右。

由于行情向好,大北农在进入下半年以来的生猪销售数量正在逐月增加,从7月的27.03万头增长至9月的41.04万头。

“公司的(生猪)储备是足的,主要看市场需求投放。”上述大北农有关人士称。

据大北农披露,目前公司控股及参股总存栏生猪301万头,其中基础母猪加后备母猪存栏30万头,育肥猪226万头,仔猪45万头。

“明年公司规划生猪出栏量600万头左右。”上述大北农有关人士透露。

近10亿元投入尚未进入收获期

虽然生猪销售的盈利水平持续提高,但大北农的业绩亦有隐忧。

根据大北农披露,2022年前三季度,其其他业务及总部费用亏损约6.5至7亿元。

三季报显示,大北农管理费用高达13.41亿元。

大北农解释称,管理费用增加主要系引入近300名高级管理人员及技术人才。同时,在第三季度,大北农的种业、农化、疫苗动保、奶粉等其他业务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

大北农还表示,公司拥有研发人员2000余人,并且在生物育种领域累计研发投入近10亿元。

“生物育种我们已经做了11年了,投入是递增的,但由于市场和政策等的原因,现在还没商业化,未来肯定需要继续投入。”前述大北农有关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不过,大北农声称,商业模式主要采用性状许可收费,按实际面积来收费,采取增益共享、独家优惠等方式来吸引种子企业。

具体做法是,参考国际惯例,在农民每亩增加收入200元以上基础上,收取10%-15%的费用(每亩20-25元),作为性状增值收费依据,按性状公司40%和种业企业、经销商、零售商60%进行分配。

大北农表示,全国转基因玉米安全证书11个,大北农拥有4个,目前公司与国内 130 多家种业企业进行合作,培育了200多个生物新品种,覆盖面积为2亿多亩。

“覆盖面积2亿亩,是说现在培育的种子可以覆盖这么多面积,不代表已经种了这么多。”上述大北农有关人士指出,“我们现在只是小规模试种,明年是试种的最后一年,收益存在不确定性,但现在已经有育好的种子,只要政策允许就可以卖了。”

而目前来看,转基因生物育种成功落地的商业化红利,尚未明朗。

11.6亿元预付款潜藏计提风险

除了收入不确定的生物育种,大北农存在的两项并购诉讼,或将潜藏计提风险。

今年1月,大北农公告,拟收购九鼎科技自然人股东杨林持有的30%股权,并且杨林将其所持剩余全部股权(且不少于27%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大北农,交易价格为13.2亿元。

资料显示,九鼎科技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高新技术企业,专注于饲料、动保、设备、养殖及无抗肉食品全产业供应链经营。

之后,大北农声称,在支付第一笔股权转让款6.6亿元后,由于第三方审计机构无法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暂未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款。

由此,交易对手方起诉大北农,要求支付第二笔股权转让款3.96亿元,并按照每日0.5%支付违约金,截止2022年7月25日违约金金额为495万元。

大北农亦据此终止收购并提出反诉,要求法院判令杨林退还大北农已支付股权转让款 41766.6万元,同时配合办理已纳个人所得税24233.4万元的退税手续,并支付利息损失等。

另一起则是,今年2月,大北农与正邦科技(002157.SZ)约定,收购后者旗下3家公司全部股权和5家公司51%的股权,交易价格暂定合计约为20-25亿元,并于3月1日向正邦科技支付了股权转让预付款5亿元,同时正邦科技将所持标的公司股权质押给大北农。

与九鼎科技相类似,大北农称,收购正邦科技也存在评估报告、审计报告无法出具。

到了9月29日,大北农向法院起诉,起诉要求交易对方偿还公司支付的5亿元预付款及利息,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公司和九鼎科技、正邦科技的纠纷正在诉讼中,结果不好预计。”前述大北农有关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而正邦科技在2021年和2022年前三季分别亏损188.19亿元与76.44亿元,目前已经资不抵债,并且被法院裁定启动预重整程序。

有财务人士据此认为,大北农与九鼎科技、正邦科技的诉讼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出于谨慎原则,大北农或将对这两笔合计11.6亿元的预付款进行计提。

“如果在今年计提,肯定会严重影响大北农的业绩,扭亏为盈将因此变成泡影。”前述私募人士认为。

不过,上述大北农有关人士表示,是否计提需要公司财务到时根据会计政策进行处理,目前尚无法对此做出判断。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关键词: 饲料 大豆

声明:本网站凡注明有“【独家】”的内容,其作品制作权均属国际畜牧网所有。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国际畜牧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详见本网版权声明及豁免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