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际畜牧网>专栏>当前页

杨 宁:育种并不神秘,家禽育种多样性基因芯片开发成功非常有价值
来源:国际畜牧网综合     2017-08-19    点击:1079

以峪口禽业、农大三号、河北大午为主的国产蛋种鸡企业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品牌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还不够大。.....有些从峪口禽业引种的老养殖户往往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总是将其引进饲养的品种称之为海兰蛋鸡,这需要一个过程。

杨宁,中国农业大学畜禽育种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世界家禽学会主席、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

中国是生猪养殖量最大的国家,中国的肉鸡、蛋鸡养殖保有量在全球位居前列,但中国仍不是养殖强国。欧美5大种猪巨头控制了全世界50%的种猪市场,而中国约85%的地方猪群体数量正逐年下降。中国地方种鸡品种达107种是鸡种最丰富的国家,却仍有近一半的种鸡依赖进口。引种,扩繁,退化,再引种,中国种畜禽企业似乎在育种与驯化改良方面进入了恶性循环。在影响育种工作进展的各类因素中,缺乏有针对性、包含大数据的基因芯片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之一。

新品发布启动仪式

自1995年,世界上第一块以玻璃为载体的基因微矩阵芯片诞生后,全球生物芯片飞速发展,近年来基因测序、基因芯片等分子技术在动物育种领域的发挥了重要作用。世界第一大种猪育种公司PIC公司,2013年通过基因组测序技术,每头猪实现利润4.4元,2014年则达到了8.8元,预计在2020年实现30.9元/头的利润。以中国每年出栏7亿只猪的产量估算,则意味着可能产出近210亿的利润。

新品发布现场

2017年8月11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三届中国畜牧基因组产业转化高峰论坛”期间,发布了中国首款用于分子育种的基因检测分型芯片——猪55K基因型芯片、肉鸡55K型基因芯片、蛋鸡55K型基因芯片。

据悉,该系列芯片是由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农业科学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北京康普森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联合研发。

杨宁教授出席今次新品发布会并讲话

中国农业大学畜禽育种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世界家禽学会主席、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杨宁在出席今次新品发布会开幕式时介绍,分子育种技术从抽象理论概念走向实践进入育种场,是科技进步与提升的体现,尤其重要的是针对国内种资源丰富,自主开发了具有育种多样性的基因芯片,非常有价值。 

杨宁说:“分子育种是一种利用与特定性状高度相关的分子标记来进行选择的育种方式,通过分子育种可以提高选育的效率和准确性。随着动植物基因组研究的深入以及基因组检测效率的提高和成本的下降,未来分子育种在我国畜禽育种方面将发挥巨大的作用。” 杨宁还对基因芯片应用于分子育种的前景进行了展望。

此前,杨宁表示,蛋鸡的自主育种并不神秘,中国人应该有足够的自信心。对于国内的蛋鸡育种企业而言,面对国外的蛋鸡育种公司无需畏惧,要有自信。

据杨宁介绍,目前,以峪口禽业、农大三号、河北大午为主的国产蛋种鸡企业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品牌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还不够大。从农业部对祖代蛋种鸡的补贴情况来看,国产蛋鸡已经牢牢占据了半壁江山,但是通过对商品蛋鸡的全国范围调查却发现,国产品种占比最高的省份仅达到26%。其中,有些从峪口禽业引种的老养殖户往往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总是将其引进饲养的品种称之为海兰蛋鸡,这需要一个过程。

杨宁认为,品牌产生价值,国产蛋鸡品牌该如何设计?如何打造?如何推广?塑造强势国产品牌,打破不应有的科技恐惧,应该是国产蛋种鸡企业以及新闻媒体需要着重研究的课题。

事实上,“农大3号”小型蛋鸡就是最好例证。同样是鸡,为何有的吃得少,蛋却下得多?同样是鸡蛋,为何有的就没有鱼腥味?这种吃得少,蛋又下得多的蛋鸡就是由中国农业大学经过十几年不懈努力,培育出的“农大3号”节粮型蛋鸡。

“一般饲料成本占鸡蛋生产成本的70%,减少饲料粮消耗可降低鸡蛋的生产成本,不但提高市场竞争力,而且增加养殖者的收入,因此迫切需要提高饲料转化率。”项目负责人之一,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杨宁如此说。

“农大3号”以节粮为首要育种目标,充分利用伴性矮小型DW基因的遗传效应,产蛋期日耗料仅91克,在保持饲料转化率显著优势的同时,通过育种技术的创新同时改进了产蛋性能、蛋品质和适应性等,使其综合生产性能得到全面提升。

从遗传学来讲,矮小型肉鸡“吃得少”的特性,主要是由体内的DW基因决定的,如果把DW基因引入高产蛋鸡,就能在不影响产蛋量的基础上提高蛋鸡饲料利用率,降低鸡蛋生产的成本,在理论上完全可行。经过10年的培育,科研人员提取了矮小基因,将这个矮小基因引入高产蛋鸡,所以“农大3号”又节粮又能高产蛋。用矮小型鸡作父本,普通的褐壳蛋鸡作母本,生产出来的母鸡就是“农大3号”小型蛋鸡。

杨宁说,虽然“农大3号”比普通鸡要小30%左右,但这并不影响饲料的利用率。它吃得少,饲料的利用率高,有这个DW基因,就能够提高饲料转化效率,另外这种鸡,活动量非常小,比较老实,也能够节省一部分能量。

杨宁认为,虽然“农大3号”的鸡蛋个头比较小,但很少出现破蛋、软壳蛋和畸形蛋。不同地区对鸡蛋有不同的消费习惯,南方喜好买小鸡蛋,北方就是越大越好。但小鸡蛋的干物质含量高,风味更浓厚,也更好吃一些。

很多人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有的鸡蛋有鱼腥味,而有的则没有?以后的鸡蛋能不能都没有鱼腥味?这个让很多人感到“困扰”难题,在培育“农大3号”的过程中,被项目组成功解决。

杨宁认为,鸡蛋鱼腥味是一种代谢性疾病,受遗传、日龄、气候、营养及其他因素的影响,其中主要受遗传(FMO3基因型)和营养因素(饲粮中TMA前体物质)的共同影响。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项目组通过建立分子诊断技术,可以快速准确地在育种核心群中剔除鸡蛋鱼腥味敏感等位基因。并且,还设计出专门检测蛋鸡DNA的程序,在4个小时内,就可以检测出蛋鸡是否有此基因,淘汰带有此基因的蛋鸡,统一调配饲料,从此,矮小型蛋鸡产的鸡蛋外形小,蛋黄比例大,而且每颗都不带有鱼腥味。

如今,这项鸡蛋鱼腥味敏感等位基因的检测技术应用于“京红1号”“京粉1号”“京粉2号”“新杨绿壳蛋鸡”等品种的选育。“今后或许我们吃的鸡蛋都没有鱼腥味了。”杨宁笑着说。

此外,项目组通过全基因组关联分析,确定了控制产蛋鸡产蛋量、鸡蛋品质和抗病力等重要性状的功能基因及相应的分子标记。这些工作使蛋鸡分子育种技术从实验室走向育种应用,大大提高了我国在家禽育种技术方面的竞争力,对今后广泛开展分子育种具有指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