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际畜牧网>专栏>当前页

傅光明:养殖行业员工情绪化成本损失巨大,我们公司一年因此损失在五六个亿以上
来源: 闽商汇等     2017-09-12    点击:2041

这30多年来我发现一个问题,情绪化成本损失巨大,特别是我们养殖行业,比如说我需要温度是30度,如果男的今天不高兴和他老婆吵架了,或者说女的不高兴和她老公吵架了,就不管了,把温度降到20几度,那鸡就得病了。

傅光明,圣农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1983年除夕,时年30岁的傅光明去湖南里县的一个当地人手中购买了600粒鸡蛋。由于一窍不通,600粒蛋就孵出一只小鸡。 同年4月,他又坐火车到上海,购买了600粒种鸡蛋。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他事先购买了相关书籍,边学边做。终于,有300只小鸡脱壳而出,这成了他最原始的积累。

傅光明,江西省资溪县人,1953年10月生。 圣农创始人、福建圣农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企业家,CCTV2007年度十大三农人物。 2016福布斯中国富豪班,傅光明家族以84.5亿名列127位;2017胡润全球富豪榜上,傅光明家族以90亿财 富,名列全球1685位。

我算了一下,我们公司一年情绪化成本损失五六个亿以上,......当时,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教授后,他把情绪化成本管理理论列入到教材里面,......

视频访谈-傅光明:如何解决养殖企业情绪化成本的巨大损失问题


1983年,傅光明辞职下海,带着两个兄弟和2万元贷款,在光泽县十里铺创建个体养鸡场,并注册成立了福建省第一家民营企业。到2017年,圣农已发展成为拥有500多个生产基地、3.1万名员工、年饲养白羽鸡5亿羽的食品王国,成为福建省肉鸡饲养加工行业唯一一家上市公司。现在,“圣农”已经做到同行业中中国最大、世界第三,支撑傅光明实现这一目标的亦是他常说的坚持,“做什么事都要坚持,一辈子就干一件事!”

采访中,傅光明也提出的圣农“后五年计划”:实现工厂农业养殖4.0、养殖数量由五亿发展到十亿、走出行业最后一公里、与上海等国际大都市形成产业互补,四个步骤,层层递进,密不可分。

为实现这个“五年计划”,圣农首先在大数据和云计算上深入开发,未来要把旗下500多家企业建立大数据库,打造移动手机端大数据管理平台,工厂生产全部机械化,把要用几百个人去做事简化到只要几台机器,用体系化管理加上智能化管理,达到食品安全系统化;以“鲜美味”终端店把过去的肉鸡批发改变到由企业直接零售,解决行业的最后一公里;与上海金山区展开合作,把圣农的肉鸡、南平的生鲜土特产打包售往上海市场。

“我经常对别人说,人是为了希望而活着的。过去在部队的时候,我的目标是当将军,但因为各种原因,我回来养鸡了。所以,现在的希望很简单,就是把圣农做成同行业中最大最强的那一家。”傅光明说。

就像傅光明对创业的建议“有目标还要有计划”一样,圣农的发展,从来都是一步步按计划实施,最终达到了如此成就。

对话

傅光明近期及未来的关键词:

希望、坚持、传承、精准扶贫

第一次采访傅光明,聊的最多的是他的企业;几天前再次采访他,他谈的更多的是对年轻一代创业者建议,对老一辈企业传承问题的思考,对贫困人群的关注……

创业建议:坚持+充分准备

记者:当下,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下,许多年轻人也开始创业或者正准备开始创业。您是成功企业家,能否为他们提供一些创业建议?

傅光明:我认为,创业者首先要具备的特质是坚持,就如我之前说过的,坚持一辈子只干好一件事,只要想好了,坚持去做,成功的几率很高。

另外,创业前还应该做几件事情:第一,必须要进行全局考察,要以放眼全球的格局来考察,特别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后,更要求创业者要有洞察全球的行业动态、商业资讯;第二,要了解中国的政策;第三,创业者要对自己的资金也做一次考察,有多少钱,项目能不能融到资,都要考虑;第四,要考察你的资源,做这个有什么资源,为什么在这里做?值得深入思考;第五,要了解市场的需求,市场的需求是稳定的需求还是暂时的需求,还是发展性的需求,都要搞清楚。

传承思考:希望+好好学习

记者:渐渐地,老一辈的闽商开始面临企业传承问题。老一辈闽商有坚韧不拔的创业精神和不畏艰难的进取心态,年轻一代有其新锐的观念,二者如何融合统一,达到顺利传承的目的,你的观点是什么?

傅光明:我记得麦当劳考察供应商的标准中,有一条比较有意思,要考核供应商企业的接班人是否优秀。这一点从侧面反映出,一个企业能否长久发展,接班人很重要。

现在,老一辈很多闽商都在六十岁上下,接近要接班的时候,接的好企业就生存下来,接的不好企业就困难。我认为,第一,一定要给即将接班的年轻一代希望,让他们做喜欢、兴趣的事情,让他们有希望。第二,一定要叫他们好好学习,我经常讲的,不是文化高低的问题,而是中国传统教育要做好,要培养他们有对国家的责任、社会的责任、员工的责任、产品质量的责任。

培养子女:放手+潜移默化

记者:您对企业传承这块思考很深入,能否具体聊聊您是怎么培养您的下一代?

傅光明: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可能比其他的闽商的教育观念落后一点,但是很有效,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我女儿傅芬芳很优秀。

我比较传统,我对我女儿有两个不允许——可以出国学习,不允许在国外定居;不允许报考其他大学,只能报考农大。我先从习惯上潜移默化地改变她,让她也能像我一样坚持农业。

她大学毕业后,我就跟她说,你要想接我的班管好圣农,你必须要有威信,那你必须要做出成绩来。在她把圣农假日酒店做好之后,我就把熟食品这个企业交给她了,对她说,什么我都不管都由你来做。当时我觉得,这个企业她要是能做好,就有能力、有威信接我的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