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国际畜牧网>专栏>当前页

吕同利:更多的战略环节更好的竞争能力
来源:《国际家禽》     2019-10-31    点击:221

消费升级和零售业态变化对食品供应端带来诸多挑战的同时,亦带来了不少发展机遇。随着消费者对食品品质、营养及健康的需求不断提高,“最后一公里”成为供应链各方角逐的一大焦点,渠道因此朝着越来越简化的趋势发展,从对蔬果、禽肉等生鲜品类的直采、直供,再到与中央厨房、鲜食加工厂的直接对接,禽肉食品农产品等企业扮演的角色愈发显得重要。加之植物蛋白与肉类蛋白消费结构在中国乃至全球正发生深刻变化,此中考验如何应对,发展机遇又如何把握?禽肉企业的转型升级的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支撑点在哪里?为了解答这些问题,《国际家禽》杂志记者专访了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禽BU轮值执行总裁吕同利。

《国际家禽》:全产业链模式适合怎样的企业?最大支撑是什么?

吕同利:简单来讲,全产业链模式的发展与食品安全越来越受到重视以及与企业转型升级是分不开的。

一方面,食品安全压力下,农牧企业选择自养,对禽苗、饲料、药物和疫苗等环节进行全程管理,同步提升标准化养殖水平。

另一方面,仅控制好养殖端还远远不够,因为食品安全风险在供应链每个环节均有发生的可能性,而产业链闭环程度越高,意味着食品安全风险发生的机率越低,且企业也可以从诸多环节中获取收益。

不论自建养殖场还是扩展产业链,均需要足够的资本。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就无法单独投资养殖场,那么就无法进行全程管理。比较来看,资本雄厚的大型企业在此方面优势比较明显一些。我认为,全产业链的最大支撑和保障是对整个供应链的管理,只有这样才能保障最终产品的安全,因此对企业的整体能力要求更高。

《国际家禽》:在您看来,中国禽肉供应链最薄弱的环节在哪里?

吕同利:随着经济发展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中国的消费群体分层的现象越来越明显,由此带来的影响从食品消费终端向供应链、产业链各环节传递。整体来讲,与其他生鲜产品一样,禽肉供应链最薄弱的环节之一在“最后一公里”。

对于禽肉企业而言,需要更加精准了解自身产品目标消费群体的需求。从新希望六和来讲,对诸如原料高、低温火腿肠、宠物食品、火锅食材、商超生鲜的客户分别是谁,均分得很清楚。但是,一些企业会集中某几个销售渠道就足以获得良好发展,但这对另一些企业就不一定适合。

从目前来看,不管是白羽肉鸭、白羽肉鸡行业还是其他肉禽领域,控制生产成本仍是企业提升竞争力的第一要素。第二个要素是提高供应链效率,降低产品交易成本。第三个要素是尽可能抓住价值链的各个环节,尤其要把控能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战略环节。这三个要素对于每个企业大致相同,但各自的理解和定位以及关注的环节可能不太一样。

我认为,如何更好地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还有很多工作要做。除了供应链协同能力之外,对于禽肉企业而言,未来趋势之一是搭建数字化平台,将线上和线下的用户或消费者结合起来。在此方面,新希望六和正在打造区域销售公司化和销售公司实体化,现已在湖南和北京分别成立了实体营销公司。未来,如果把数字平台搭建起来,同时在地级市建立起销售渠道,结合鲜生活冷链物流配送能力,整个配送网络就能建立起来。由于禽肉等生鲜和肉类冻品与其他产品不同,它们的配送体系完善需要持续深入探索和实践。

《国际家禽》:在禽肉供应链的采购环节,国内与国外有哪些差异?

吕同利:与欧美国家比较,国内禽肉全产业链发展在硬件、加工设备上差距并不大,而国外的禽肉全产业链模式发展较早,在整个供应链环节上做得比较全面。比如,欧美一些国家的餐饮端,能够根据每天卖了多少个汉堡预测需要采购多少鸡肉食材,从而来确定各个环节的鸡肉供应量。

从国内来看,目前多数餐饮企业与禽肉生产商主要通过签约定购合同来订货,在供应链管理和完善方面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国内现在多数禽肉企业可以做到及时供货——将肉鸡、肉鸭屠宰后向经销商或食品加工厂供应鸡肉、鸭肉的一些初级加工产品,尚做不到生鲜零售平台或餐饮品牌的门店所需要的分装产品并直接向它们供货。显然,产品流通中,多一些环节,对于生鲜零售平台或餐饮品牌意味着成本增加,对于禽肉企业最直接的就是产品的增值空间被压缩,进而影响收益。因此,提升分装产品的生产能力,减少供货渠道,简化或优化供应链环节是国内禽肉企业努力的方向之一。

不过,现在也有一些国内快餐品牌在尝试推动这种模式,国内的一些大型禽肉企业也在积极布局。目前,周黑鸭、煌上煌、绝味鸭脖等品牌从新希望六和战略直采。这对新希望六和而言,意味着自身需要建立并完善供应链体系,并逐步升级产品设计及加工工艺,在满足客户需求的同时解决禽肉供应链太长的问题,推动禽肉价值链升级。这样,更有利于禽肉产品的准确追溯。

《国际家禽》:从替代猪肉供给缺口来看,鸭肉比鸡肉有哪些优势呢?

吕同利:鸭肉和鸡肉的应用场景不太一样。国内目前有黄羽鸡肉和白羽鸡肉,白羽鸡肉比较适合快餐,比如肯德基、麦当劳、正新鸡排等快餐品牌;黄羽肉鸡适合做炒、炖、煮以及煲汤,更多用于正餐菜品、家庭美食的烹饪与制作。对于鸭肉而言,更多的是卤鸭、咸水鸭、烤鸭、熏鸭、酱鸭等,而且白羽肉鸭、北京鸭、地方麻鸭各有优势。就替代猪肉供给缺口的优势来讲,鸭肉和鸡肉各有优势,主要取决于消费者的喜好。今年7月,国家发布的《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倡导“少油少盐少糖”合理膳食。如今,“健康中国行动”已在全国各地推进,民众对食品/饮食营养与健康的关注度也会越来越高。我认为,这对禽肉供应链来讲,无疑是个利好信号;未来,油炸产品可能会吃的越来越少。

从食材供应环节来讲,鸭肉的价格比鸡肉食材便宜。因此,从食材采购的成本上来讲,鸭肉比鸡肉可能更有优势。整体来看,随着消费升级和中式快餐的发展,鸭肉、鸡肉在某些领域的供应渠道会越来越广。比如,一些主打鸡肉美食的国际快餐品牌称,将来会适时采购鸭肉。再比如桃李面包等品牌开始采购六和鸡肉食材。

桃李面包推出的鸡肉面包,一大块鲜美的、非油炸的鸡肉藏在面包里面,在品尝中给人带来意外惊喜,因此受到一些消费者的好评。

《国际家禽》:传统植物蛋白、植物基人造食品会否因此得到较快发展,进而冲击传统禽肉食品链呢?

吕同利:现在,国外人造肉和国内的一些概念股确实炒得火热。在我看来,传统的肉类产品和人造肉目前的趋势,有点类似现在的燃油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以植物基人造肉来看,目前还面临生产成本高的问题,且它在口味口感上没有传统肉类的风味。虽然现在一些消费者比较看好人造肉,但毕竟是一小部分。因此,要让更多的消费者充分认知或接受,在推广方面面临诸多考验,尤其是在中国市场,民众饮食更注重口感。

我认为,人造肉是未来食品发展的方向之一,但短时间之内在中国市场难以形成有效规模,而人造肉未来在欧美及其他地区的发展机会有多大,则尚待持续观察。


关键词: 家禽 新希望